Tag标签
  • 传统
  • 图文
  • 卡片
全部文章

原创]殒【风符吧】_百度贴吧

云曦app贴吧

  

原创]殒【风符吧】_百度贴吧

原创]殒【风符吧】_百度贴吧

原创]殒【风符吧】_百度贴吧

  云邪见大家都介绍完了,默默记下所有人的名字后,点了点头说道:“想必大家都和我一样,是睡着之后莫名其妙地就来到这里的吧?” 白馨墨狐疑地看着云邪,这个话题虽然十分平常,但针对他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来看真是找的好生尴尬,很明显,他是在试探自己。 叶殇耸肩表示无所谓,在他心中好像除了那人以外谁的命都如蚂蚁般丝毫不值钱“已经过去半分钟了哦。” 楚落不自觉把椅子悄悄地往一旁挪了挪,他忽而觉得眼前的叶殇不是以前的叶殇了,他居然间接的杀死了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且还是毫无理由的! 而那魔尊似乎早已想到会有人这么问,顿了几秒后为众人解答道:“暂时是指,每天都会产生一个新规则,违规者的下场就是……直接out!当然,若out者是我,也算你们胜出,游戏立刻完结。” “这位,你用词用错了吧?”叶殇盯着紫枫,环着胸挑挑眉,“不是附身在‘你们’身上,而是附身在……‘我们’身上。” “哦?谁说要和你们并肩合作了?你听没听清楚规则?这个狄阿布罗魔尊已经附身在你们其中一人身上了,谁还放心和你们喝咖啡聊是非啊!”陈紫枫冷哼一声,站起身直接果断地说出口。 “既然你都杀我妹妹,那这又有何不敢?或许,我就是那魔尊,而你杀了我,就成了拯救了十二时空的一大功臣呢。” 白馨墨见都说完了,这才站起身,适应了环境后也是大方的拱手说道:“刚才见笑了,在下白馨陌,来自锰时空,就一禁卫军小兵,异能不高只是个无名小卒。” “这魔尊在耍什么花样?”陈紫枫微微蹙眉,刚想再多说几句,录音便又响了起来。 “小哥哥不必害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哦。”敏锐地注意到楚落的小动作,叶殇反倒搬了搬椅子离得楚落更近了,仿佛洞察了楚落的小心思,他挑眉道,“现在,才是真正的我呢。况且,不是毫无理由的哦。” “好吧,看在小哥哥的份上。”叶殇耸了耸肩,不再说话,紫枫见叶殇安静下来,也不再闹事了,嘴角噙着抹笑容悠悠坐下。 “或许吧。”叶殇轻笑一声,托着下巴,用白馨墨用过的话回到,“那,你何不直接杀了我?” “但是呢,虽是没什么好处,但换句话来说,这对我也没有什么坏处,而恰恰相反的,这对你们的坏处可是大了去了,所以,这是我让你们参加到这个游戏,并且认真参加的筹码。” “哦,好吧,失礼了。”云邪勾起一个已经了然地微笑,牵着后边的妹妹跟上了信弦的脚步,直到亲眼看着妹妹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后才安然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而魔尊却依旧不管众人的情绪,顿了几下再次开口:“今天,我们要玩的游戏是真心话大冒险!” 画风忽的一转,信弦只觉眼前一眩,手仍然握着刀机械的杀敌,当鲜血沾满了他的手指后,他有些发愣,魔不是不会流血么?信弦缓缓抬起头,看清了他的面貌,天呐,这,这不是云邪么?我都干了什么? “不听便作罢。”玉皓轩似乎已经摸清了叶殇的性格,也不再深究,耸肩道,“那,开始吧。” 陈紫枫不大情愿地站起身,迅速扫过众人一眼后悠悠开口:“我是陈紫枫,来自哪里我不想说,总之我是麻瓜一个,但来了这大家全都变成了麻瓜,所以我们都是平等的。” “啊,对了,这个游戏,讲究的是不择手段,这个客厅和你们各自的房间是你们的活动地点,这个范围内暂时用尽一切方法都不算违规哦!” 白馨墨见轮到自己愣了两下,突然也显得有些害怕,许是她意识到了危险,不再如刚开始那样轻松,缩了两下后说道:“你们先介绍吧,我最后。” “嘛,这倒也是。”叶殇的手一转,握住了刀柄,抬头微微挑眉,看向闪烁着杀机的云邪,直直朝他冲了上去。 白馨墨也打开了门走了下来,她身着一袭白衣,与这压抑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明明是一女子,却没有一丝害怕,反倒还玩昧的四处打量,似乎充满了好奇与期待。 “暂时?暂时是什么意思?难道以后会有新的规则?”楚落敏感地注意到这个关键词。 “首先,在座的一共有十个人,并且……”魔尊的话顿了顿,又有些玩味地说道,“并且,我已经附身在你们其中一人身上了哦。” “切,真幼稚。”叶殇翘起二郎腿,不屑地说着,陈紫枫也是环胸同样显得不屑一顾。 “那么,杀他的人和被杀的人都将出局。出局是什么意思,想必也不用我多说吧?” “云邪,冷静下来!”楚落不清楚刚才救叶殇是对是错,只是下意识地便是一推,见云邪的敌意似乎蔓延到自己身上,他急忙解释道,“如果他不是魔尊,那你们可是都要同归于尽的!” 窗显然已经被封死了,信弦的目光流转到木门上,虽然不抱多大希望,但还是走上前握住门把,试探性的转了转。 “好了,话说完了,各位,请开始吧,若还不开始,每一分钟就有一人死去哦。” 陈紫枫愣了两下后,垂下眼眸说道:“抱歉,这不可能,况且,她也不会接受。” 的确。玉皓轩点点头,他刚来就发现自己的异能为零,他们已经不得使用任何异能了。 云邪悲哀的看着倒在自己怀中毫无血色的云曦,冰凉的触感从手指尖传来,他不由更加抱紧了云曦,目光却死死的盯向了叶殇。 随着一声叫喊,终于把信弦拉回了现实,这梦的真实感太强了,让信弦的额角都生出滴滴冷汗,手心早已被涔的全是汗水,他缓过神来,眼皮动了动,睁开了眼。 于是叶殇被楚落扯了两下后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但他似乎就是要挑起战火般又转向了玉皓轩:“那位小哥,从始至终你就很冷静呢,而且刚刚魔尊录音播放时,你的手,就一直插在口袋里哦……” “难道……这魔尊是想让我们放松放松来娱乐一下?”楚落挠挠脑袋,嬉笑一声说道。 再低头往地上一看,哪还有魔的尸体,面前横七竖八地倒着他认识的,不认识的等等来自各个时空的战友的尸体,鲜血还从他们体内源源不断地流出,有的甚至还被挖破了心脏,他们所有人的头都转向了信弦,眼睛睁得大大的像是要从眼眶中脱落一般,齐齐望着信弦,好像在诉说自己的冤屈。 “嗯。”所有人都点了点头,只有一人神色不大对劲,信弦离她最近,当即指出,“白馨墨,难道你和我们不一样?” “不好意思,我向来都很镇定,就算世界真毁灭了,我也还是会这样。”玉皓轩见叶殇把矛头指向了自己,冷冷说着的同时把口袋掏出,里头空无一物,“我只是习惯把手插在口袋里而已。” 信弦也是把云曦放置在凳椅上后,冲向云邪,紧紧抓着他的手肘吼道 :“云邪你是疯了么?还想再搭两条人命?” 虽然房间不大,但整座屋子却大的很,信弦注意到四周还有许多房间,数了数,包括自己刚才进的房间,一共有十一个房间,这是什么情况? 呼延星依旧紧紧抓着楚落的衣袖,有些胆怯地慢慢说道:“我是呼延觉罗星,来自铁时空,但因为是女生,所以一直住在呼延觉罗家族的旁系分支势力锌时空中。” 那人却忽的一回头,信弦一愣,本能地想要直接攻上去,却听见一声熟悉的嗓音“是……弦吗?” 他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云曦合上眼睛,脸上失去血色,变得苍白,僵硬地直直倒在云邪怀中,身体也渐渐冰冷起来…… “叶殇!你还***不是人!”虽与那云曦不熟,但那好歹也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啊,陈紫枫阴沉地看向叶殇,“莫非,你就是被魔尊附身的那人?” 白馨墨快步走上了楼,顺带敷衍似的落下一句:“我说过了,我只是个小兵,那些高层的事我都不知道。” 十人全部到齐后互视一眼,动了动唇,在他们想说些什么时,却还没出声便被一阵明显经过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打断了。 玉皓轩早便想到这点,刚才所言只不过是想让大家镇定一些罢了,刚还要在说些什么,魔尊的声音却再次响了起来。 信弦昏昏沉沉站起了身, 一个战士的警觉的让他没有放松戒备,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不要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什么?”陈紫枫锐利的目光看向白馨墨,“也就是说,你在骗我们?这是为何?” 疲倦了一天,信弦处理完所有文件后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一边把批阅完的文件摞齐整理好,一边想着总算可以入睡了呢。 叶殇和楚落并排走下,呼延星跟在落的身后紧紧抓着他的衣角,全身还在发颤,毕竟是一个女孩子,莫名其妙被带来这多多少少也会有些害怕,而落也是十分的暖,怕她冷着便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盖在她身上,只是她忽略了一旁殇冰冷的可以杀人的目光…… “okok。”叶殇的眼神变得狠戾起来,像是思考状的想了一会儿后嘴角的弧度逐渐扩大,戏谑地说道“那,你去和陈紫枫上chuang吧!刚好房间里有床。” “开始的话就不那么严苛了。”云曦本性善良,也没有作出什么出格的要求,于是羞涩地说道:“那,就抱下你旁边的那位女生吧。” 但是显然,不只有他们,当叶殇和楚落及呼延星,玉皓轩和陈紫枫,白馨墨还有风止齐齐走下来时,他们才发觉事情的严重性,整个事情已经严重到他们无法想象的地步。 “喂,叶殇,你别太过分了!”云邪一惊,狠狠地瞪着叶殇,赶紧把吓哭的妹妹搂在怀中,“她还只有十四岁!” 良久,还是陈紫枫又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说道:“好罗,大家也自我介绍完了,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我先去补眠了,你们若还要待在这吹冷风的话,那就请自便吧。” “不要紧张,只是各位的午休时间已经到咯,我是来提醒各位去补个觉,昨天忘了说,每天中午将会有一小时的封闭时间给各位,任何人不得擅自串门出门,违规者出局。” “不要!”楚落最终伸出了手,帅气地轻身一跃,向前险险拉住了叶殇的衣袖,略弯的桃花眼直直盯着他,认真且严肃地说道,“你会死的。” “哈,想不到第一天某人就露出了破绽呢。”叶殇轻笑一声,所有人的目光又转向了白馨墨。 “那最好再扔个游戏机进来。”信弦轻笑附和,在气氛至少不那么严肃时,魔尊的声音又适时的响起,把这十人拉回了紧迫状态。 梦中,信弦梦见自己手中拿着一把短刀,上面刻有青绿色的花边,他正在群魔大战的战场,手持利刃杀魔无数,快准狠的把刀刺入魔的心脏中央,不给它片刻喘息便猛的将刀抽出,又加入下一场争斗。 “什么?”听到这句话,所有人脸色大变,也无暇顾及那么多,纷纷朝自己屋内跑去,云邪深深地望了眼随楚落上楼的叶殇,又看向了倒在地上,那一具冰冷的尸体,目光中多了些悲切。 刀落,哐当一声,云邪松开了手,信弦松了口气,以为云邪总算冷静下来,也是松开了他。 “想必各位不知道的是,我们魔界用了千年时间造出一颗足以毁灭整个十二时空的原子核炸弹,并且已经埋入某一地点,但是,我想了想,毁灭世界对我并没有什么好处,毕竟谁都不想要一块满是尸体和鲜血的地盘是吧?况且,我虽是一届魔尊,却是刚刚上任,对你们这些所谓的纷乱斗争丝毫不感兴趣,也懒得耗这么大力动手。”声音顿了顿,似乎是在给这十人思考的时间。 玉皓轩一如既往的淡定,只是有些别扭地动了动身,插在口袋里的手不自觉出汗,见众人开始慌乱,他沉声提醒了句:“各位先别慌,他说的一切都没有证据,一人之口怎可轻信?或许,他只是想引起我们的慌乱罢了呢?” 叶殇耸耸肩,仿佛事不关己般翘起二郎腿,带笑道:“怎么?干嘛这样看着我?爱上我了?” 狄阿布罗魔尊?听到这个称谓,所有人的心一下提了起来,堂堂一介魔尊的威名自是无人不晓,十人霎时屏息聆听起来。 “也真佩服你在这样的环境还能有这样的情绪。”陈紫枫冷笑两声,不知是褒是贬。 “各位还有什么意见?”玉皓轩沉沉地瞟过所有人一眼,见无人反对便点头说道,“既然没有异议的话,那便从我开始,请各位按顺时针方向依次介绍自己。在下玉皓轩,钠时空首席军事长,爱好书法画画,请多指教。” “那……”楚落刚要问是为何,却忽的听见一声响,原来是云邪踢翻了椅子,把云曦的尸体小心翼翼地交给了一脸担忧的信弦后直直地朝叶殇走来。 “而你们要做的,就是在七天内找到我,并杀死我。哦,对了,你们放心,若你们的猜对了,我的确附身在他身上的话,死的不会是他,而会是我,这样的话炸弹将自动解除,你们也会回到你们应该在的地方。但是……若你们的猜想错误的话……” “好像还挺有趣的样子,哥哥,我们小时候玩过呢。”云曦拉了拉云邪,害怕减轻了许多,而云邪也是摸了摸她的秀发宠溺地笑了笑。 等所有人揉着惺忪的双眼,显然是一副没睡好的样子下楼坐在座位上时,发现他们围成的圈中间又莫名其妙多出张圆形桌子,上面还有二十个略大的骰子,每人面前都有两个。 只是抱下而已。意料之外的简单。楚落笑着抱了下坐在他旁边的呼延星。他自是没看见叶殇低着头,十分恐怖的目光…… “那可真好,我们还真得感谢感谢这位贴心的魔尊大人呢。”云邪耸了下肩,悠悠打趣道,“或许明天又会多出一副扑克牌哦,咱们四人一桌,就可惜还差俩人。” 话音落下,吓得所有人赶忙拿起了面前的两粒骰子,玉皓轩沉着地看着这骰子,把玩了会儿说道:“或许我们可以利用真心话来判断出谁是魔尊。当然,各位也尽量不要说假话,有什么大冒险也只管做便是,毕竟命更重要,提问者也别太苛刻了。” “她在骗人!”陈紫枫蹙起眉头,突然说道,“实不相瞒,我虽是麻瓜,但在麻瓜界也是一个有名的心理学家,刚刚她瞳孔微微放大,手指微微发颤,明显是在骗人!” “很遗憾,我不知道这在哪里,我是穿越时空之门时恰巧发生时震,一醒来就发现在这房子前,看它有点古董,有些好奇,又想向这屋子的主人求助,这才进了门。” “相信各位对突然到此有许多疑惑,我也不想多说废话,就简洁地为你们解答一些问题,首先,我把你们叫过来只是为了玩几个小游戏,这是我让你们来到这里的目的。但,这场游戏可是关系到整个白道异能界的生死哦~” 而白馨墨打了个哈欠刚要上楼时,云邪却悄悄拉住了她,轻声说道:“我昨日刚去锰时空做任务顺找你们张统领谈了会儿,听说你们在安排计划着弄一个大型试炼场??” 这里有十把椅子,十把椅子围成了个圈,信弦犹豫了会儿,坐在了云邪身边问道:“云邪,是你让我们过来的?” “云邪,你这可是白白浪费了一个好机会!”信弦不满地戳着云邪,“她自我介绍时不是都说了来自锰时空么?这点小事要纠结吗?” 叶殇抬了抬眼,只有在楚落说话时才认真听了几句,呼延星介绍完后半分钟,他似乎也没有要说话的打算,直到楚落暗暗戳了戳他的手肘,他虽没有站起身,但也总算是慵懒地张了张口:“我是叶殇,和刚刚那位小哥哥来自同一个地方。” “你……”陈紫枫回瞪着叶殇,刚要回话,却见楚落无奈地站起了身,充当了次和事佬,“你们俩别吵了,相见即是缘,我看那位说的对,我们还不熟悉彼此,称呼起来也不方便,不如还是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云邪皱起了眉,这魔尊的声音怎么来的这么及时?不过也好在这声音让他冷静了不少,他紧握的拳头力度松弛了几分,虽然看着叶殇的目光还带有几分憎恨,但到底也不如方才一样冲动了,信弦见这机会赶忙拉住了云邪,落也拦在了殇前刀一下拿开。 “来不及搬她的尸体了,云邪,我们一小时后再来处理吧。”见云邪还不走,信弦赶忙拉过了他的手直直朝楼上奔去,云邪便这样任着他跟着他奔,心却像是空了一块似的再也补不回来。 这是一个小房间,面积并不大,设备却很齐全,有书桌书椅,也有床有窗,有纸和笔,顶上还有一盏日光灯,最旁边一侧还有一个抽水马桶。这间房子里无一例外全是实用的东西,都是常见的日用品,连一个装饰品也没有。 就像一颗石子扔入了原本平静的小潭,众人同时一愣,眼底染上了些猜疑,并且不自觉搬搬座位,远离了些旁边的人。 当魔尊的话全部说完,所有人都打了个冷颤,巨大的恐惧感笼罩在他们身上,显然,不管这魔尊说的是真是假,甚至不管这到底是不是魔尊,总之,他有能力把他们抓来这里参加所谓的“游戏”,就证明他绝对不简单,他说的话十有八九就是真的,没有人会无聊到莫名其妙抓十一个人陪他玩游戏,他们不敢拿整个十二时空做赌注! “好的,没关系。”楚落暖暖地一笑,落落大方的站起身,扬扬嘴角缓和了下气氛:“大家好,我是锌时空总统领楚落,大家有缘来相会,就不要那么剑拔弩咯,或许相处几日咱就不打不相识成朋友了也说不定。” 跟在三人身后的,是玉皓轩和陈紫枫,一个镇定自若仿佛没有半点惊讶,一个嘴角带笑仿佛还没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亦或是她就算明白了也有自信击破一切。 叶殇看他镇定的样子不禁冷笑一声 ,悠悠开口:“你觉得,他能把我们这些高手全都聚集于此,这样的人,可能是泛泛之辈么?我认为他完全有能力做到把我们全部杀光。” “妹,你也是睡醒之后发现突然在这里的?”云邪问出了声,得到云曦肯定的回答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好了,别吵了。金数据外单容量已全是如何回事,”楚落无奈至极,又当了次和事佬,“这魔尊如此阴险狡猾,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露出破绽?大家就不要互相猜疑了。” 不过现在也不好贸然打开,信弦只好顺着楼梯往下走,却见下面有一个敞亮的大厅,正中间还做了个人。 云曦坐在玉皓轩旁边瑟瑟发抖,云邪见他还未缓神,一边拍着云曦的背缓和她的情绪,一边站起了身,说道:“各位见谅,她是我妹妹云曦,才十四岁,有些怕生怕黑。我是云邪,来自镁时空。” “说的也对,毕竟我们还不了解彼此,这样不有利于我们并肩合作抓住魔尊。”信弦点头赞成。 “你以为我不敢么?”叶殇的眸也阴沉下来,英俊如刀削的精致脸庞上闪过一丝杀意,楚落不知自己该不该阻止,又如何阻止。 楚落无奈地再次拉了拉叶殇,这下可好,才来两天,你就几乎把人挨个得罪了遍…… 这是最后一局,楚落朝叶殇看了几眼,示意最好抓住这个最后的机会,把魔尊抓出来。 事实上,因为某些因素,包括最近魔类的增加,包括自家上司的虐待,包括自己员工的赖账,他已经有整整三天没有合眼了,所以当他草草躺在沙发上时,即使这沙发材质并不柔软,但信弦也迅速进入了梦乡。 “啊,对了,差点忘了说,若输者在一分钟内不能开始指定的大冒险内容或真心话回答的是假话,都将出局!当然,我也一样!不过一共只玩三局,大家可得抓紧机会了,而且嘛,不能问一些太直接的问题哦——比如你是不是魔尊。其余的请便。” 过了良久,当这十一人从震惊中回过神,细细品味了那魔尊的话后,又互视了一眼,最终还是那从始至终没有表现半点吃惊与恐惧的玉皓轩冷静地开了口:“各位,初次见面,何不先来个自我介绍?” “好你个头!”信弦暗骂一句,他是整整一夜翻来覆去在思考这件事的起末,脑中硬是无法平静,不仅一点也没思考出来而且还一点没睡。 叶殇却像没看到似的,只是看了呼延星一眼后正视向云曦,心中偷笑几声,问道:“你选什么?” “哦?”叶殇舔舔唇角,绕有兴趣地抬抬头,捡起落在地上的刀,轻笑着抚摸着锐利的锋芒。 吞口水的声音,剧烈呼吸的声音和汗水顺着发丝涔涔流下的声音混合在一起,骰子最终在众人的焦急与祈祷下停止了转动 玉皓轩看着众人的反应,眼色一沉,魔尊这是让他们之间的信任彻底崩塌瓦解。这一招,够狠! “各位,你们好,我就是把你们邀请到这儿来的主人,我叫狄阿布罗陌,当然,你们也可以叫我狄阿布罗魔尊。” 今天应该有新的规则吧?楚落刚这样想着,魔尊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今天的规则很简单,看到你们面前的这二十个骰子了吧?每人两个,掷出最小者输,由最大者提问或选择大冒险内容。” 其余人也是低声咒骂,只有玉皓轩十分平静地坐在座位上,也只有他的黑眼圈淡一点,没有什么睡意。 叶殇注意力全部放在了楚落身上,也没想到云邪如此举动,被楚落一推后这才陷陷躲过,擦过衣角,只是蹭了点皮。 “这我不想说。”白馨墨放狠了语气,冷静下来瞪向叶殇,“你若怀疑我,何不直接杀了我呢?” 谁知云邪摇了摇头,也是一脸疑惑:“不,我是睡着之后,突然就出现在这里了,你呢?” “哦,那死就死呗。”虽他是的确停了下来不再有动作,但叶殇的语气却依旧是毫不在意,仿佛早已看淡生死,将生死置之度外。 “呵,凭什么听你的?”叶殇挑挑眉,不顾楚落劝阻冷声开口,他讨厌被人支配听人命令的感觉。 “哥?信弦?是你们么?”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扶着楼梯杆,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轻声问道。 “不,不,不是我干的。” 信弦的手一松,手中沾满鲜血的刀顺势缓缓坠下,有些精神恍惚地说道。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站文章于2019-11-06 13:20,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原创]殒【风符吧】_百度贴吧 云曦app贴吧